详细内容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
查干湖胖头鱼我国四大家鱼之一的鳙鱼点击次数:29 更新时间:2020-12-15
?????????è???¤?é±?
《舌尖上的中国2》的热播让仪式庄重的查干湖冬捕节火遍大江南北。在这之前,查干湖人已经在冬季冰雪中渔猎了上千年。
 
? 查干湖人冰雪渔猎
 
 
 
在辽金时期,查干湖冬捕就以神圣、庄重的仪式和鱼获的肥美声名远扬。虽然千年岁月更迭,查干湖冬捕民俗被当地渔民代代相传
 
总水域面积为3.7万公顷,最高水位130米,平均水深1.6米。大部分湖底地形平坦缓和,非常适合家鱼的生长,查干湖冬捕产出的鱼多达68种。虽然破开冰层后一网下去捕捉到的鱼品种不一,量最大、肉质最肥美的还是胖头鱼。
 
? 查干湖
 
 
 
胖头鱼就是我国四大家鱼之一的鳙鱼,生活在水体中上层,性情温驯,行动延缓,以浮游动物为主要食物,是我国重要淡水经济鱼类。鳙鱼生活在水质干净的查干湖,体质健壮,无污染,肥满度高。
 
? 胖头鱼
 
 
 
在冬捕的时节,鳙鱼经过一年的累积,囤积了丰富的营养正准备过冬。所以冬捕产出的鱼味道鲜美纯正,肉质细嫩,个大体肥,富含人体所需的蛋白质、氨基酸、高不饱和脂肪酸和多种微量元素。
 
? 肉质细嫩
 
 
 
冬捕民俗得以延续下来的另一个原因就是,查干湖冬季气温极低,捕捞上来的鱼获能够得到很好地保存和运输。
 
从古至今,历代的王侯将相都会选择在查干湖举办鱼头宴和头鹅宴,渐渐的成为了一种当地风俗。由于头鱼肉质鲜美,而且寓意极好,每年查干湖冬捕之后来自各地的食客都会竞拍头鱼。特别是最近几年,查干湖冬捕火了之后,头鱼价格年年飙升,2018年成交价999999元,每斤接近三万元,比黄金还贵。
 
? 竞拍头鱼
 
 
 
几十年前的小渔村也因为冬捕节和特色民宿旅游项目越来越兴盛了。这时候网上却出现了查干湖冬捕胖头鱼都是“洗澡鱼”的谣言:查干湖每年捕捞量巨大,年产鲜鱼6000吨左右,网友怀疑湖里的鱼被这么捕捞为什么数量不见少?怀疑是在冬捕之前从外地买来的大鱼放到查干湖,相当于洗一次澡就捞起来。
 
? 冬捕节开幕式
 
 
 
真相到底是什么呢?
 
先不说外地购买的大鱼经过长途之后的存活率和鲜活程度,如果真的要投放几千吨大鱼,要如何瞒过媒体的眼睛呢?
 
事实上,查干湖的生态系统鱼类容纳量有限,鱼群数量在容纳量二分之一的时候,鱼的生长速度和繁衍速度都是非常快的。查干湖冬捕相当于是把饱和的鱼群数量削减到更适合鱼类生长的量级。再加上当地为了保持查干湖的生态稳定性,每年都会向湖中投放一些小鱼苗,确保鱼群资源不被破坏。
 
得益于当地可持续发展的理念,查干湖冬捕年年丰收。2009年1月3日,查干湖冬捕以单网出鱼量16.8万公斤,创造了新的单网冰下捕捞量最高的吉尼斯世界记录。 
 
? 冬捕丰收
 
 
 
查干湖冬捕胖头鱼的肥美肉质也为它赢得了 “中国名牌农产品”的荣誉,2010年原国家质检总局批准了对“查干湖胖头鱼”实施地理标志产品保护。“洗澡鱼”可不能通过得了层层审核获得这些殊荣呢!
 
 
 
 

 

零下30度的冰面上,2000米的大网一点点地,从冰洞里被拉了出来。紧接着,网里的鱼跃了起来,围观的人群欢呼了起来,拉网的渔工们喘着粗气,咯咯地笑了起来。
在12月至1月的查干湖冬捕时节,这样的景象常常出现。查干湖的鱼这个盘踞于吉林省松原市西北部的湖泊,千百年来,以其富饶滋养着依水而居的人们。
不同的是,曾经他们只有一张网——水中央的渔网。因局限于线下销售,这张网所打起来的鱼,销路并不畅通。当地一位打镩的渔工,干一天仅能挣得数十元工钱。
但在查干湖的鱼登陆天猫之后,人们又多了一张网——为鱼群插上翅膀、飞到天南海北的互联网。这张网,让打镩渔工的薪资从每天数十元变成了150元;这张网,让每一次冬捕的人们,都成倍地富足起来。
据悉,查干湖冬捕的线上销售占比每年都在提升。农产品线上销售金额为3700万元,同比增长了25.9%。电商相关产业直接和间接带动的就业人数,达到了4万余人。

一张渔网,一张互联网,两张网相互连接,将查干湖的致富梦拉得更为贴近,更为悠长。
三十年打镩,三万个冰洞
查干湖边上有个富岗村。富岗村内有个刘喜窝堡屯。屯子里住着48岁的王继海。王继海最得意的,是自己那一双孔武有力的手臂,肉不多,但结实。这让他感觉,自己似乎生来就适合挥冰镩。
所谓冰镩,是一种破冰的工具。4米深的查干湖,冬季会结出厚达50公分的冰。没有冰镩,就难以破冰。不破冰,就没法捕鱼。

冰镩上半部分是十字形的木把,下半部分是钢做成的钻头。一个冰镩,平均重约30斤。王继海干的活,就是拿着冰镩,在冰面上扎洞。

尽管冬捕是一年中最为寒冷的时候,但王继海还是特别喜欢。

凌晨五点,王继海开始起床洗漱。半个小时前,媳妇儿已经早于他下了床,准备当天的早饭。早饭的菜式,都是根据他前一天的交代做的。饺子面条,异常丰盛。

这也是王继海喜欢冬捕的原因之一。只有在这个忙碌的时节,早饭吃啥才是他说了算,平常那可都是做饭的人的权利。
三碗下肚,王继海把棉衣棉裤一紧,羊皮袄子往身上一披,狗皮帽子往头上一扣,心满意足地出了门

六点一刻,打镩、下网、走绳——所有和这一场冬捕相关的人,都已经站在了湖中心的冰面上。今天这片下网捕鱼的区域,在前一天晚上就已经由鱼把头选定。
从下网口向两边侧翼延伸,每隔十余米就要打出一个冰洞。每一网鱼,包括下网和起网两个大洞口在内,总共需要200多个冰洞。
通过冰洞,大网下入冰底浮动的水中;通过冰洞,渔工们用走钩让穿杆和穿杆连接的渔网有序地向前;通过冰洞,大网连带着数万乃至数十万斤的大鱼,一并出了湖面。走钩对于查干湖冬捕来说,这数百个冰洞必不可少,打镩人至关重要。

王继海拿着冰镩,已经走到了冰面上。手里这把冰镩是2018年冬天第一次冬捕时就选定的。农活出身的王继海,自小就懂得“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的道理。今年,他选了一把极其锋利的冰镩。用他的话说,这是即将搭伴度过一冬的伙计,凿起来不费劲儿,心情也能好些。拉网
王继海特别注意脚下,不是注意冰面易滑,而是注意此前扎的冰眼。他曾有过一次较为痛苦的经历。同样是凌晨,天黑漆漆的,他没留神,一脚伸进了前一天自己打的冰眼里。零下四十度,腿拎起来,上面的水没多久就结了冰。在队友的帮助下,他才挪进了移动棚里取暖。这样的事情,他并不希望发生第二次。
打镩的进度决定了下网的时间,因而一刻都耽误不得。尽管没有天光,但借着几辆车灯的灯光,王继海和同一支队伍的十几个镩友,争分夺秒地开始了工作。

他拿起冰镩,一下又一下,重重地砸在冰面上。二三十下后,五十公分厚的冰层,出现了一个口子。
两个小时里,王继海一人打了三十个冰洞。他的双臂,像灌了铅一样的酸疼。对他而言,这样的酸疼并不陌生。毕竟从十八岁至今,他已经打了三十年镩,累计共打了三万个冰洞。王继海
他并不过多描述这个工种所带来的不适。达观的天性,让他笃定地相信自己已经领悟的道理:几乎每份工作在某种程度上都是辛苦的,辛苦过后能不能赚上钱、日子能不能越来越好过,这才是最重要的。
日薪翻倍,电商连接的想象力
打镩,显然已经给王继海的生活带来了变化。电商,则让这种变化来得更加得深刻。
他忆起,早些年,查干湖只能通过线下卖鱼,打镩一天挣上几十元钱,就算不错的收入。如今,《舌尖上的中国》带火了查干湖,查干湖授权的查干湖鼎信专卖店。随着越来越多的胖头鱼、银鱼跃上了南北消费者的餐桌,王继海的收入也翻了倍,每天能有150元。
王继海最喜欢的,其实并不是冰上出眼的那一刻。和大多数渔工一样,他最喜欢的,是起网后捞鱼的那一刻。他记得,最多的一网鱼,起了两天两夜,捞的鱼,足足有五十多万斤。起网
“这鱼都先运到渔场,再从渔场卖出去,好多人都盼着呢。那五十万斤打起来就可以卖个够了,不愁没货。”王继海笑着说。
2018年12月,天猫查干湖旗舰店进行冬捕的首发预售,王燕成了第一位下单预订的消费者。
“我们老家也吃不到这种鱼,就是没有一点土腥味,肉质非常好。我每年都买,也就这个时候有机会吃到。”
王燕订了三条胖头鱼:一条自己家,一条给父母,一条给公婆。
2018年12月29日上午,当丈夫问她“今年有没有买查干湖的鱼”时,三条十多斤重的胖头鱼正好齐齐整整地抵达了她家。送抵时,鱼还冻得很是牢固,带着查干湖的新鲜气息。
元旦三天,王燕一家人的味蕾,被一道“萝卜丝儿炖大鱼”的例行菜充分地满足了。
在数百数千公里之外的东北东南、西北西南,成千上万如王燕一样的消费者,满足了心心念念的胃。
夜间,村里的灯都亮起来了;餐桌上放着一盆炖鱼,辛劳一天的人,吃上了丰收的一餐。夜间,城里的万家灯火也无比通明,楼宇间飘来了浓浓的鱼香;团聚的家人,就着美味的鱼头,分享着一天的收获。